志愿者服务

         志愿服务在红丹丹助盲工作中的重要作用及探析

             没有志愿服务就没有红丹丹

               没有专业态度与道德标准也没有红丹丹

概要】   

志愿服务,就是志愿者组织、志愿者在不为任何物质报酬的情况下,为促进社会发展进步、改善社会服务、追求公共利益的行为。

在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中,志愿服务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助残活动中,志愿者帮助残障朋友克服功能障碍,为他们提供平等参与、共享社会资源的平台,志愿者的作用显得特别重要。红丹丹在助盲活动中,强调志愿服务的专业能力和道德水准,秉持“诚信、平等、专业、创新”理念,广泛汇集社会力量。以大学校园、中外企业和媒体领域的志愿者团队为核心,注册的志愿者已达到550人。正在形成专业的助盲服务和志愿者培训管理体系,使红丹丹助盲服务朝着健全完善的方向发展。随着助盲活动的深入和志愿者队伍的扩大,志愿者的素质对志愿服务的质量也越来越重要。因为志愿者的专业能力和道德规范直接体现公民社会的发展水平,这对志愿者和志愿者队伍的培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志愿服务中,红丹丹经历过多次曲折,而每一次思考都使我们得到了成长。

关键词;助盲行动   专业能力和道德水准

缘起

2003年,红丹丹的成立起因源自于创办人对残障朋友的敬佩和感激,出于为他们创建平等参与社会的动机,发自内心的贡献了个人的资源,为这些残障朋友制作了中国第一个“无障碍视听版”的电视栏目《生命在线》,讲述他们的生活故事。从2004年开始,为视障青年提供广播技术培训,使他们得到参与媒体制作的机会。当时的目标,一是培养中国的盲人记者,参与残奥会的报道。二是以视觉讲述的方式,给盲人朋友讲述奥运,为北京的人文奥运、绿色奥运增光添彩。当红丹丹的《网络直播》向四千多名盲人观众讲述了奥运比赛和开、闭幕式的时候,标志这两个目标的实现,也为我们推广《心目影院》奠定了基础,并通过电影讲述的方式,建立为盲人朋友提供视觉服务,打破视觉障碍的工作目标。向全社会倡导:为视障人士创建融合性支持的人文环境。

而这一过程,使我们对志愿服务的意义和理念有了深刻思考。

回顾一

           由于视觉障碍,广播就成为盲人朋友了解世界的眼睛。

从广播里听到自己的声音,也成为许多视障青年的梦想。

红丹丹创办初期,我们并不太了解志愿服务的概念,只是凭着一片爱心、一种责任、尽自己所能的让盲生学到采、编、播一体的广播制作技能。当时,考虑到他们的生活困境,视障学员全部是免费吃住和学习,所有费用,全靠机构内志愿者的个人捐款和有限的集资来实现的,志愿者没有任何收入和补贴。

来到红丹丹的盲人学员欣喜若狂,因为他们实现了由来已久的广播之梦。为了给他们创造良好的学习环境,租房、床铺、被褥以及教室和设备、设施都是由志愿者提供。到吃饭的时候,志愿者把饭菜盛好、拌匀送到盲生的嘴边。衣服、被褥脏了,志愿者拆洗。学习播音课程,由志愿者出钱聘请老师。去电台做节目,还是由志愿者引领、出车护送到底,甚至洗澡都要志愿者带到个人家中或专人陪护。但由于视觉障碍,志愿者的努力和面临的困境,盲人学员并没有在意。

一两年下来,在红丹丹志愿者的精心呵护和电台培训老师的努力下,中国首批盲人学员集体通过了国家语委的普通话一级甲等测试,并在老师全日制传、帮、带的辅导中学会了广播节目制作的基本技能,媒体对他们进行了报导。学员们心中充满了成就感,但同时又觉得来得简单容易、理所应当。没有看到这种高起点的学习环境,远远优于健全学生的成长环境。由此,这些盲生开始猜测志愿者的服务动机,怀疑志愿者利用他们的视觉障碍,打着助盲的名义挣钱。为了找到根据,在志愿者不在的情况下,他们撬开办公室的窗户,利用“电脑读屏软件”盗取红丹丹办公电脑里的管理文件,准备将“相应证据”在媒体曝光。但是,除了入不敷出的帐目,什么也没有找到。出现了这样的事,志愿者的情绪波动很大。考虑到他们是盲人,红丹丹并没有通过法律处理盲生,而是进行感化教育,并努力缓解志愿者的情绪,组织重温红丹丹的使命和志愿服务的意义,回忆组建初衷。这件事确实伤害了志愿者的感情。谁都没有想到:做点扶持弱势群体的事,还要面对如此境遇。但,这件事也是对志愿者使命感的一次严峻考验。

由此,我们对志愿者和志愿服务的理念进行了思考。盲人朋友,由于视觉的障碍常常遇到歧视。在我们的培训中,出于爱心,志愿者的服务超出了范围,过度的关爱使盲人学员与志愿者之间产生了逆向的不平等。盲生认为志愿者应该满足他们的一切需求,认为志愿者有利可图。其实,志愿服务应该建立在互相平等、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服务不等于包办、帮助不等于替代、接纳不等于认同、关爱不等于溺爱、包容不等于纵容。在后来的培训中,我们注意了在提供专业培训的同时注重职业道德教育,因为学成之后,他们将承担媒体记者这样一个社会角色,而不是一个盲人。

从社会层面看,不论是残障人还是健全人,都是社会公民。都应该做正常人,都负有社会责任。培训盲生,使他们成为服务于社会的人,就必须首选使其承担起媒体人的社会角色,而不是让社会来适应和顺从一个“残障媒体人”的心态和所有需求。社会的关爱与他们肩负的责任并不矛盾,这就是社会的“平等意识”。关爱弱势群体,是每一位公民的责任。但同情和怜悯,可能会滋生个人至上或个性自卑的心态。如果说,俯视关爱是一种不平等,那么,仰视关爱也是一种不平等。可是当初,志愿者作为明眼人,不了解在非视觉状态下对信息的感受以及只靠听觉所形成的心理环境。不知道“非视觉的行为方式”与“视觉引导的行为方式”有很多不同。在志愿服务中,没有建立平等关爱的原则。所以,了解视觉障碍,使志愿服务更有针对性,是助盲行动的专业特性。这种特性就是找到视觉障碍的心理依据与行为特征,为他们提供视觉服务,打破障碍,建立适应社会形态的认知方式。

回顾二

 识别陷阱 坚持原则 走出危机

公益行动离不开志愿服务,其中,公益行动的质量取决于志愿者的专业能力和道德水准。在后来的公益活动中,红丹丹又经历了一次无论是对专业能力还是职业道德都具有颠覆性的考验。

2005年,北京红丹丹与一家国际机构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这家国际机构将协助红丹丹,为正在开展的盲人广播培训项目《接触中国》筹集资金,红丹丹负责项目的实施。由于这家机构的项目管理,是个人负责制,即项目协调人负责。当“盲人广播培训项目”得到批准后,他们所委派的项目协调人,以信息不对等为优势,不向我们通报任何情况,暗箱操作,把对方机构拨给红丹丹的项目经费打入了他个人控制的国外帐号,回避了红丹丹指定的财务监管机构的监管,使他个人变成了红丹丹的资助人。他又想通过签署(各项财务数字都是空着的)空白合同,使他的违约行为合法化。让红丹丹变成他个人的分包商,并且,让红丹丹接受现金操作、重复报账等不正当手段,进一步成为他的工具。空白合同中规定:“该合同取代以往任何文字和口头协议”,“合同本身不能作为法律依据对项目协调人的过失进行起诉”,“未经对方允许,红丹丹不能向任何人透露项目的任何信息”等等。他还表示:如果项目目标完不成,他就向资助方解释“是中国政策不稳定造成的”。如果,不接受这些条件,他就换掉红丹丹—。

震惊之余,我们又必须做出痛苦的选择。——

之所以震惊,我们不能相信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还是个低视力的盲人),在利用红丹丹的项目资源得到资金后,竟想通过空白合同推翻两家机构间已经存在的合作,使红丹丹成为他个人的工具。我们不能相信作做为一个国际著名机构的员工,竟用违反合同法的空白合同为截留善款制造合法空间。我们不能相信明知被截留后的资金无法完成项目目标,却提前做好了诬陷中国政府的计划。

为了这一国际合作的项目能顺利实施,红丹丹已经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开展工作。如果不接受他的条件,红丹丹将无法承受为前期筹备所形成的债务。如果接受条件,我们个人有每月600英镑的收入,而且全部是现金操作。但是,项目的目标却因资金的截留而无法完成,其性质是欺骗国际资助人,出卖自己的道德和盲人群体的利益。红丹丹集体讨论后一致认为:不论是在项目管理的技术层面还是公益行动的行为准则,都不能与对方项目协调人的欺诈行为同流合污。不签空白协议,并向这家国际机构反映情况。

但这个项目协调人继续利用信息不对等的所谓“优势”,通过散布“红丹丹歧视盲人”的谣言做为转移项目的借口,并以资金为诱饵,买通红丹丹的个别志愿者和盲人学员,帮助项目协调人证明“红丹丹有严重问题”。 在2006年3月,个别志愿者为帮助项目协调人转移项目,注册了一家新机构,并成了盲人广播培训项目《接触中国》的主管,带走的盲人学员也有了每月上千元的补贴。他们为了得到这个“机遇”,在转移和剽窃红丹丹盲人广播培训项目资源的恶意操作中,起到了推波助澜、釜底抽薪的作用。

为了挽回对红丹丹的名誉伤害,《心目影院》的志愿者做了志愿律师,他们用大量证据,以“合同违约”责任将这家国际机构送上了法庭。2008年10月30日,经法庭的调查取证,确认了红丹丹在项目合作中所做的大量工作,并使红丹丹获得了十万元人民币的赔偿 

十万元人民币,远远弥补不了这个项目协调人和个别志愿者给红丹丹造成的损失。从识别出这个项目协调人的筹款陷阱,到被带走的盲人学员为了每月千元的补贴诬陷为他们提供帮助的红丹丹,从困惑无奈到正视现实。在最困难的时候不为个人利益所动,而是以盲人群体利益为重,坚持公益行动的道德规范。红丹丹把逆境变成了动力,几年来,使红丹丹的志愿服务如火如荼的发展起来。

收获与思考

志愿服务,让红丹丹走上社会的公益舞台。尽管项目协调人和个别志愿者的私欲使红丹丹受到伤害。然而,红丹丹立足于社会利益最大化的努力和坚持,吸引了社会爱心人士和国际志愿者的广泛参与。又是由于志愿者的努力,证实了红丹丹公益行动的正义性。红丹丹的起诉,并不是为了获得经济补偿,而是提示:志愿服务的专业能力和道德水准是维护社会文明、国家形象与民族尊严的基本准则。

红丹丹的志愿服务从开始不专业的个人行为发展到一个健康的社会组织,在机构使命、管理模式、事业理论、专业特性、服务原则上都有明确的定位。

截至2008年底,超过千名的社会志愿者走进红丹丹的助盲活动。正是因为这些志愿者的积极参与使红丹丹变成了一个“残健同行、共享生命”的公益平台。红丹丹的“心目看世界—-盲人广播电影项目”获得2008年度中华慈善奖的最具影响力项目大奖,中心主任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机构成立6年来,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助盲工作把红丹丹和志愿服务紧紧的连在了一起。大家相信,公益行动不仅是一种考验,还需要努力和坚持。而我们的坚持,迎来了多个中、外企业志愿者团队的参与:拜耳中国、微软中国、联想集团、CCTV-2、BTV-8、UPS、星巴克、中国移动、北方交大等二十多个志愿者团队,以及数百名社会志愿者来到了红丹丹。无论是公民的社会责任、企业的社会责任、媒体的社会责任还是政府的社会责任,在这里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反映了社会各界人士对志愿精神的高度认可。

志愿服务是群体利益最大化的标志,它既要有专业技能又要遵守职业道德。个别人利用盲人朋友的弱势和社会爱心人士的善良,来满足个人利益的行为,应当引起社会的高度重视。

志愿服务,使我们深感中国的助盲事业任重而道远。在今后的助盲工作中,红丹丹将一如既往的在社会各界的支持、参与和监督下,为提高视障人士的生活质量,为社会的和谐发展贡献我们的微薄力量。